• 老婆的照片
  • 发布时间:2018-01-31

又一個星期天,早上十點多才起床,我和老婆蠻晚起的;大概是昨天太累了吧。並不是什么刺激的性活動,而是老婆住南部的姑姑,一家人上來玩,星期五的晚上就來了。岳父母熱情招待,也順便好好的展現我這順意的女婿,一天一晚的瘋台北,又吃又喝的大家都累壞了。

  起床後,老婆在檢視她照相機裡的照片,就在欣賞間,我突然想起;和小姨子上一次在車上,所發現老婆的 風景 照。於是;我便在袋子裡翻了起來。幸好老婆沒藏起來,不知道是忘了,還是神經大條,總之呢我就隨手把儲存卡拿出,接上讀卡機就插入我的電腦。接著就如我所願,出現了一張張的照片,我回頭看一下老婆,她還是聚精會神的盯著昨天的拍攝成果,專注的操作著相機,根本沒注意到我。

  我仔細審閱了相片的資料,大概有三個系列,一個是老婆的戶外風景照,當然是一件脫過一件,直到脫光為止,姿態都極其淫蕩,當然也不乏有撫媚近於藝術的照片。例如;有幾張是在一個海邊的涼亭拍的;老婆或坐或臥,又或倚欄彎腰,那本來白皙的皮膚,在近黃昏的落日斜陽下,映照成古銅色。美麗纖合的身材、微露的私處,有絲絲柔情似的,真的很引人情慾,遐思何止萬千。

  另一個系列,就是在飯店的房間或是辦公室等,室內拍攝的照片。這些照片都有混雜著其他人一起,不過除了老婆以外,那些男男女女都是正常的生活照,看不出來有什么異樣。但是老婆的照片就顯的淫穢,張張都是袒胸露肚,私處更是大張大闔的,幾張老婆彎腰折背照,我還以為她練了軟骨功呀。

  還有一個系列的,大致上是老婆和女同事出遊、逛街的照片,也都有隨性的露出。有幾張是在溫泉池的合照,都是老婆的女性同學同事,環肥燕瘦的美不勝收,尤其是舊識雅玲,她是老婆的死黨,以前是她們班上的班花,早早嫁人了。從來都是看到穿著衣服,正經八百的女人們,現在都無一不風騷的盡露我眼前,這也算是艷福不淺吧,哈哈。

  我越看情緒也凝重以來,當然老二也隨之起舞,自不在話下啦。我正要問老婆,這藏在我心中多時的疑問。卻看見老婆已經站在我背後,一手拿著相機扠腰,一手把手指放在嘴唇咬著,狀態似乎不是要指謫我。我轉過身來,兩手一攤,手指著螢幕畫面,想要老婆解釋。

  「你……你……怎么……發現的?」

  「我上次和曉娟去看電影時,她說想拍照,拿你的相機時發現的。」

  「……你想知道什么?」老婆好像無奈極了,看看照片,又看看我,考慮許久。

  「大致上就好,反正就是那回事,我沒想到要破壞現狀,只要給個解釋就好。」我要老婆放鬆。

  「不是你想的那樣。」老婆簡單的說。

  「嗯嗯……你就好好的講一下吧,我真的不會責怪你。」我又再三的聲明,老婆有點眼紅起來,我怕破壞她說的意願。

  「從……從……哪裡……開始……?」她支支吾吾。

  「恩……就這裡吧!我想從這裡開始。」我指著那幾張風景照。

  老婆坐到床沿,懷疑的看看我,又看看照片,似乎想起什么來的樣子,又站起來拉我坐在電腦前的椅子,然後坐回床沿。

  「真的不生氣唷!生氣也不管你,別以為我不知道你那些風流帳。」老婆嬌嗔輕叱,語帶愧疚又不忘警告。

  「什么風流帳呀,怎么開始清算我呀!」我沒好氣理老婆的無厘頭脾氣。

  「那天你跟我媽……尤其是我妹……還有你應酬去酒店的一堆風流帳!」老婆從重說到輕——一下令我訝口無言。

  「都說不生氣啦,你給我一張一張說清楚!快點。」我惱羞成怒,她跟岳父母的風流帳,就絕口不提,我得找個時間再逼問她。

  「嘻嘻,誰不知道你在想什么,想听我就說給你聽,你呀;就愛看你老婆風騷,不是嗎? 」老婆哼哼淫淫的說。

  「是啦……是啦!要翻臉我早翻臉了。快講吧小騷貨老婆。」我催促她。

  老婆站起靠到我身邊,故意的把胸口抵住我的臉龐,在檔案畫面,一邊點閱一邊開始說出照片的緣由……。

  學校篇:以下我以老婆為第一人稱,描述老婆當時拍攝的情景。那天老公要加班;我們結婚一年多,因為工作搬到我家裡住,老公家住中部,一方為求方便節省,一方是爸媽要我們住回家裡,萬一生了孩子,可以就近照顧。


  結婚以後,老公更努力打拼工作,為了我們的將來,努力衝刺。我則一如故往,工作上也沒什么遷就,有空還是一堆姐妹同事,吃吃喝喝四處遊玩,甚至老公應酬,也准許我跟她們到夜店胡混。我們相守的約定,就是一定回家睡覺,婚前和婚後,我倆也都沒毀壞這個約定過,適意卻不干預,就是我們的默契和原則。


  婚姻或愛情的忠誠,我們都認為;就是坦白和體諒,奉獻、責任和犧牲。不相見的時候,就各自努力,相見的時候就一定握緊相依,不離不棄——就這樣。但是結婚以後,我卻覺得——誰人樂趣誰人享,相依莫問從來事,才是真正的寫照。

  同事黃亮茹打電話來,要我跟她出去走走,她的男朋友又離她而去了。她長的滿漂亮的,身材勻稱皮膚也算白,又沒不良嗜好,只是人高傲了點,總愛指使東指使西。也許是這樣,男人總受不了她的嬌嗔,一一離去,每一次受到感情打擊,她都要找人瘋狂發洩——喝酒和舊地重遊. 我一口就答應了,同時約的就還有同事小祥子,他可是帥美男唷,一副輕柔不經風的樣子,妝扮起來連我們兩個都比不上,只可惜只喜歡男人。我們喜歡約他出去,一來他很聽話可以使喚,一來又可以幫我們討論男人,要真有想打交道的,派他去約合,總是不負眾望。小祥子都叫我們兩個姐姐,還真的是好姐妹,什么消息他都打聽的到,事實上我們幾個公司的女人,可搶著要抓他一起出去呢!我和亮茹一起先到,不料小祥子突然他男人找,要遲一點時間。所以;我和亮亮決定先到餐廳,坐著喝杯飲料等他。中午過後,我和亮亮都吃完午餐了,還是不見小祥子過來,我決定打電話過去,打了三通才有人接。

  「餵……餵……恩……恩……請問……。」小祥子接電話了,聲音斷斷續續。

  「ㄟㄟ……我曉涵姐啦,小鬼,怎么啦……都中午了耶!我和亮亮都吃飽了!」我生氣的說。

  「嗯嗯……ㄟ兜……我……我……在……忙……啦!」小祥子怪音怪調的。

  「唉唷,你在忙什么啦!昨天就約好啦。你真可惡耶!」亮亮搶過電話說。

  「我……知……道……啦……知道……啦……喔停……一停……停……!」小祥子上氣接不到下氣。

  「你……你在幹麻呀?難道……你在……!」亮亮語氣變的顫抖,還用怪怪的眼神看我,滿臉通紅。

  「哀……唷……喔……不說……了啦……亮姐……我……在辦……事啦……通融一……下啦。喔……! 」小祥子要掛電話了。

  「你等等……等等唷,你敢掛電話,我就剪掉你的小雞雞。」亮亮大聲的呼喝。

  「又……幹……麻啦……姐……讓……我……爽……完啦!」小祥子大聲叫著,電話傳來喘息的聲音。

  「嗯嗯……我……我和曉涵……要……要聽啦!」亮亮把雙耳機插頭(我們常一起分享MP3 音樂),插入手機並把耳機插上,同時也揮手要我坐過去。我坐過去她旁邊,也同時拿出耳機,插入另一孔,我們相視一笑。

  「三……八……有。什么……好聽……的啦……喔……喔……好……爽。喔……親愛……的……快……再來……來……喔! 」小祥子沒掛手機,卻尖叫起來。

  我看著亮亮,我們心中泛起一個畫面,就是兩個男人脫光衣服,交纏在一起……那個男人壯嗎?有性感肌肉嗎?一定抱的很用力!我和亮亮手抓在一起,另一隻手則用力抓住椅墊,餐廳人太多了;而且我們的座位就在落地窗旁,外面走廊上的行人,來往匆匆熱鬧的很呀,誰也不敢去摸身體。該死的小祥子,這么一個大好天氣,又大中午的,胡搞什么啦,害我們倆的情慾,都被引到快要爆發了。

  「騷貨……你真濺ㄟ,快給老娘說,你們現在是什么姿勢,還有是哪一型的啦。 」亮亮顫抖的聲音問。

  「肌肉滿滿又蹦緊……阿JOY 是……猛男啦……他從……背……後……抱住……我……用力……用力……的干。我……喔……喔……喔……他的手……好強……壯……好有……力! 」電話傳來高亢的肉擊,和喘息的聲音,小祥還是尖叫。

  「插……插……屁眼嗎?」我問。

  「喔……要死了……我沒……你們……的肉洞……啦……當然……是……搞。後面……喔!就……像你……老……公。搞……你……屁……眼……一……樣啦! 」小祥子說。

  「你去死啦……我老公;從來不會搞我屁眼。」我失聲叫出,糟糕;一下旁邊的客人都往這邊看過來,笑聲也傳過來,附近的服務生,也皺著眉頭看了我ㄧ眼。

  「該死……說太大聲了啦,曉涵!」隨著眾人異樣的眼光,亮亮和我都滿臉通紅起來,心強力快極的通噗通的跳,我們卻不再說話。
「喔……喔……阿……阿……射了……射……了……我……爆。了……喔……! 」一場酣戰應該結束了,重重的喘息聲傳來。

  「ㄟ……快穿衣服過來,我們在福X 國中等你,來幫我們拍照。一個小時內不來,把你剪成太監。 」亮亮一口氣說完掛電話。

  約莫三十分鍾以後,我們兩個就抵達目的地,這個國中是屬市郊,一到假日就幾乎沒人。亮亮小學念這裡,早知道哪一棟沒人,值日人員和工友都不會去巡,不過;我們還是跟管理室打了個招呼,進到校園。大致上;亮亮又說了一下前男友,怎么無情怎么無義等的話,我當忠實聽眾,專注聆聽。學校裡的籃球場,有幾個國中生在打球。

  「我們來拍照吧,曉涵;我先幫你拍。」亮亮拿起她的相機,退了幾步就拍了起來,我立刻擺起美美的姿勢。

  「呵呵,我想拍幾張唸書的,好嗎?好想回到那個無憂無慮的時候喔。」亮亮說。

  於是我們就爬到籃球場前的建築物,那是一個四層樓的大樓,我們先從二樓拍起,然後到三樓。

  「就這間吧,我國二是念這間教室,……啊……都沒變耶!」隨著亮亮,我們進到​​靠樓梯的第二間教室。

  換亮亮讓我拍,交換著相機,我們拍的不亦悅乎。亮亮又和我說起國中時候的事情,然後說到自己如何受歡迎,我說我也很多人追,還有被學姐被霸凌過,因為一個學長傳情書給我。

  「真的。?你有報告老師嗎?」亮亮問。

  「誰敢阿……她可是老大的女兒ㄟ。不打殘你算很有同情心了!」我說。

  「那是怎么樣的情況呀?」亮亮又問。

  「嗯嗯……我是在廁所被堵到的,五個學姐把我拉進廁所,甩了我幾巴掌,我說我想尿尿,她們就把我內褲脫了,要我當場尿! 」我說著。

  「喔……這么暴力呀!」亮亮說著搬了椅子過來,挨著我坐下,一手撐著桌子,注視著我。

  「呵呵……你看什么啦!然後呀;我就看著她們把我的內褲,對著我的下面,然後又打了我兩巴掌,接著就一人一下的,摸我的那裡……」我說。

  「摸你的媚妹呀,是嗎?……是……是……嗎?」說著亮亮竟然就摸起我的大腿,放下相機,又摸起我的胸部。

  「嘻嘻,討厭啦……嗯嗯然後呀,要恐嚇了我一下,說要找人輪姦我,我嚇的一下就尿出來了,把我的內褲都尿濕了。就在大家都大笑中,他們還把我的胸罩脫了,說我那么賤,要把我的胸罩和濕內褲,那去給那個學長,讓他知道我多淫蕩、多欠幹。喔……亮……你……你。好……。 」

  我說著故事,也許是受到小祥子的影響,我竟然沒有阻止亮亮的撫弄,而且還覺得很舒服。

  「很爽嗎?淫蕩的小賤貨……呵呵。後來呢?」說完;亮亮卻真的把我的胸罩脫下,我今天是穿無肩帶的胸罩,前開式的容易打開,她吸起我蹦出的一對大密桃。

  「嗯嗯……恩……喔……然……後……他們就把我推出廁所去,整個最後一堂課,坐旁邊的男同學,都在看著我的激凸。後來女老師似乎察覺了什么,就要我先回家,回家的路上,一整路都亮著我的激凸,遮遮掩掩的。那天風大,還要顧著裙子,好幾次都……都被吹起來,大家那種色色的眼光,真的……好……丟……臉喔……! 」

  我ㄧ口氣說完,亮亮已經一嘴吻過來,我熱烈回應。我們女生的唇好像比較嫩,一點也不噁心。一下我又想;不對,難道我是同性戀?

  「喔……哀……唷……亮……亮……這樣我們……都……變……成同……性戀了……啦! 」我嘗試停住。

  「就試一次也沒關係吧,他們男人可以,我們也可以啦……哇!你水怎么變那么多,好色喔!小賤人!呵呵。 」亮亮誘惑似的,逗弄我敏感的地方。

  「恩……恩……那……那……我也……要……摸……你的……!」我伸手去拆亮亮的胸罩,也摸向她的陰穴,果然也濕透嚕。

  「嗯嗯……嗯嗯……我也一樣賤啦……還是女人好……好!再也不想理臭男人。 」亮亮說著,用力的吻著我,也抓著我的小穴和雙奶。

  「嗯嗯……恩……。」

  我們就這樣互相撫弄著,教室裡只有國父的眼睛,死盯盯的看著我們,真是大不敬ㄚ!電話響起。

  「你們在哪裡呀,我找遍學校都沒看到呀。」小祥子著急的「再XX樓的三樓啦,靠藍球場這邊,快過來吧。」我說完就掛電話,繼續享受著亮亮的撫弄。

  「餵……你們兩個……好噁心喔……在幹麻ㄚ……!」小祥子一到教室外,就看到我們的淫蕩模樣,我們只有看看他,淫淫的笑著看他。

  「怎么!你可以跟男人混,我們兩個美女不能也照著爽呀。」亮亮嬌叱。

  「對呀……死小鬼……你自己爽完了。姐姐們不用也樂一樂呀!」我補了一句。

  「……那你們爽吧!我到藍球場看小朋友打籃球。」小祥子說。

  「厚……你很噁心ㄟ……小孩子你也效想喔……想死咩!!」亮亮說著,即拉著我起來。

  「小祥子把東西拿好,跟我來。」

  亮亮牽著我,也不等我整頓衣服,兩個女人,散亂頭髮衣服,就一起拉著往廁所過去,到轉角她停了一下,拉著我和後面跟來的小祥子,進到女生廁所的廁間。

  「小祥子,你幫我們拿好東西和衣服,想看就看,不然閉著眼睛也好。」亮亮說完就把我和她的衣服都脫掉,一古腦的兜在小祥子身上。小祥子沒好氣的,一直嫌噁心。亮亮先跪著舔我的小穴,我則撈著她的雙乳,然後互換姿勢……。

  「涵……我們……我們磨一下,好不好……!」亮亮說著,拉我站起來。

  「怎么用呀……我不會……。」我說。

  「嗯嗯你站起來,一腳跨在牆上,小祥子你來扶涵涵的屁股。」亮亮指揮著我們。

  然後亮亮讓我稍仰著,讓她可以跨過我的腰部,終於小穴對準小穴,磨將起來。

  「喔……喔……好……好……爽喔……喔……。」我們淫亂的叫著。

  在互相磨穴中,因有陰毛互相摩擦到陰蒂,而穴水也互相滋潤著,有一種特別的淫縻情狀。接著;亮亮卻要去脫小祥子的褲子,不管小祥子的抗拒,亮亮已然脫下他的褲子,軟屌一隻一點生氣也沒有。突然;亮亮把那隻軟屌,送到我嘴邊,示意我含住,我也真含住,並舔吸的弄了起來。後來亮亮也摸起他的屁股,和我交互的吮吸起來,但是卻一點也沒起色。我和亮亮都啞然失笑,小祥子不悅的看著我們。

  「你們真的好噁心ㄟ,要吸去你老公的啦,我沒興趣……而且……人家才剛……爽完啦! 」小祥子不悅的說。

  亮亮聽他說著,一邊就拿起相機,把他前男友的裸照,一張張的亮給小祥子看,我也探過頭去看。一時間;我們三個都蹲了下來去看。

  「哇……好雄偉唷。亮亮你這幾個月一定很爽喔!」我驚嘆的說。

  「呵呵……才知道……ㄟ……也看看你老公的……快拿出來給我們看!我要看上次他洗澡那幾張。 」亮亮一邊撐起腳架,讓相機都可以在腳架上,方便觀看。就在相機架好時,亮亮已經在我的相機,插入我平時收集我們情趣照片的儲存卡,一下老公那健美的身材,展露在大家的眼前。

  「厚……涵姐……你……你……還偷拍你老公呀!」小祥子看到亮亮前男友,和我老公的裸照,身體已經有了反應,不算小的棒子,直硬起來,我和亮亮就摸了起來,又稍微軟了下去。

  「小祥子……你注意看照片啦,還有……那是我老公讓我拍的啦!你看他那根翹的那么高,有像偷拍的嗎?當然是老娘弄得啦! 」我沒好氣的說著。漸漸的刺激下,我和亮亮不斷互相的撫摸陰穴,又一面掄動小祥子的肉棒,但是只要進入陰道內,就會軟掉……幾經努力打算放棄。於是;我們蹲下,我和亮亮一起搓著小祥子的讓棒,然後自己搓自己的奶子。還好小祥子卻張開手來,幫我們撫弄陰穴,甚至摳弄屁眼,淫蕩的性奮情狀,讓我和亮亮高潮不斷。最後我和亮亮互相摸著淫穴,那裡早已氾濫成災,卻也空出一手出來,我幫小祥子打手槍,亮亮卻把手指伸進小祥子的屁眼裡. 「喔……喔……姐……亮……姐……涵……姐……我……要……來了……要……射了……阿……啊! 」叫著;小祥子站了起來,粗硬的棒子跳動著,屁眼死硬硬的夾著亮亮手指,一下子一沱一沱的精液,射到我和亮亮的臉上、身體上。連我們兩個的穴穴旁,都有幾滴,他射的好多呀!

  「呵呵……我老公這么有魅力呀,下次介紹你們認識認識。」休息了一下,我們擦著身體上的穢物,我打趣的說。

  「嗯嗯嗯……我要,曉涵你可不要食言喔!」亮亮一下緊張的說。

  「幹嘛……你要勾引他喔。呵呵……還是要我幫你。」我哈哈大笑。

  「嘿嘿……你舍的呀!我是很認真的唷……!文哥我是很欣賞的!」亮亮眼睛發亮的跟我說,然後又吻了過來,又是舌纏牙踫. 「那我也要……我也要啦……你們今天玩了我……我要討回來! 」就熱情澆之中;小祥子著急的說,我和亮亮啞然失笑。

  「厚……那我要先去試一下我的屁股,要是沒死,再讓你去!」我打趣的說……

  「討厭……我……我也……可以……用。用文哥的屁股啦!」小祥子說完,我和亮亮大笑起來。

  「ㄟㄟㄟㄟ……你很噁心喔……文哥才不會亂開人家的屁股啦……」亮亮嬌喝著。

  「出來後,我們就拍了那些照片嚕……喔……老公你幹嘛啦!」老婆交代完,我早已摸向她的濕濕小穴。

  「呵呵……其他的等等再說,現在;我想要幹死你,而且要幹你的屁眼,看看你會不會死。小賤貨。 」我淫笑的叫著,把老婆仆倒在床。

  「唉唷……不要啦……老公人家還沒準備好啦!……那是開玩笑說的話!」老婆嬌叱著。

  「誰說開玩笑的……我要你介紹亮亮給我認識,還要叫張哥倆夫婦來。」我ㄧ邊脫老婆的內衣褲一邊說。

  「美雯她們呀……好呀……哇……老公你怎么那么硬……今天怎么……你不氣我啦! 」老婆叫著。

  「不氣,不氣,誰會氣這么騷又漂亮的老婆呀!我喜歡都來不及啦」我發吼著,想著老婆的故事,老婆……我來了! !

  【完】

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,对全球华人服务,受北美法律保护。版权所有,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。

警告︰本站只适合18岁或以上人士观看。本网站内容可能令人反感!

切不可将本站的内容出售、出租、交给或借予年龄未满18岁的人士或将本网站内容向未满18岁人士出示、播放或放映。

如果您发现本站的某些影片内容不合适, 或者某些影片侵犯了您的的版权,请联系我们删除影片。

WARNING: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,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-Years-Old !

  天天色_26uuu_a片毛片免费观看!_噜噜噜噜私人影院_怡红院AV在线视频真是厉害据说水温达到了九十多度